揭秘:直播的钱都让这些幕后公司给赚走了

2016-06-30 17:21
四大新闻-娱乐
 

   【导读】2016 年 5 月,宋仲基粉丝见面会在中国举办,并在线上直播同步直播。" 一直播 " 拿下了宋仲基的移动直播权,最高峰时有 1100 万人同时观看,点赞数达到 2900 万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  在赚足了人气的同时,一直播也承担了大量的带宽成本。以 800K 的最低码率来计算,宋仲基直播的这个月,仅带宽高费用就达 4000 万 / 月,这是一下科技 ( 一直播母公司 ) 商务总监何金凯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的数据。由明星效应带来的流量激增成为一直播 " 甜蜜的负担 "。

  比如在一直播的一次公益直播中,明星张杰的最高人数一度突破 600 万人,而技术团队预估的最高带宽是 500 万人。一直播背后用的是阿里云的服务,技术人员和阿里云工作人员一直在调试,处于紧张备战阶段。最后的结果是,张杰在一个小时之内募捐到了 20 多万元。

  " 非理性流量 " 不仅是一直播的特例,而是存在于直播平台的普遍现象。

  " 我们签约了很多明星主播,他们与常规的主播不同。明星的档期很满,还会有很多突发状况。所以我们经常在直播前一天才能确定明星第二天的直播。我们就只能在数小时内,预估出直播流量和时间长短,准备扩容,有很大风险。" 熊猫 TVCTO 黄欢介绍," 明星 8 点开播,7:45-8:10 之间,房间人数从 0 飙升到 10 万多,上涨惊人。"

  正是由于直播的这种特性,潜藏在各种直播软件背后的技术公司开始变得越来越吃香。

 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,一些原来做云服务的公司,以及流量分发的 CDN 厂商,甚至是 BAT 都开始介入这一领域,在这一轮直播 " 淘金潮 " 中,赚起了 " 卖水 " 的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