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少女服毒获救背后的保护之困:遭性侵与威胁,两男子被捕

2017-01-11 09:14
四大新闻-社会
 

2016年国庆节的最后一天假期,在湖南石门县,刚刚返校的初二女生心心(化名)喝下两瓶农药,决意自杀。

服毒自杀的背后,是一起张狂的性侵事件:在跨度长达两年的时间内,至少两名乡村中年男子先后侵犯了她。

性侵甚至就发生在心心的家中,在她聋哑母亲的眼皮底下;在心心意图摆脱纠缠时,竟然遭到了威胁;学校老师在得知线索后,也没能及时调查和制止。

最终,心心选择了服食农药自杀。所幸抢救及时。

心心已离开学校3个月,但她面临的困境依然:母亲聋哑智障,父亲老实巴交,她想孝顺父母;呆在家中,又无法忍受乡村社会的闲言碎语;她想读书,已很难回到原来的学校。她在笔记本上写道:“我只希望多读点书,爸妈养我不容易,只想孝敬他们;太久待在家心里太压抑……有一种困惑感。”

“保护机制缺失了。”心心的援助律师文籍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说,心心的悲剧本可避免,此前在学校和家庭均有不同程度暴露,只要任何负责任的力量参与,都不会让一个孩子往绝路上走。

当地警方人士告知澎湃新闻,已将涉案的两名男子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。

“我现在最担心的,是孩子的未来,她该怎么办?谁来保护她?”在文籍看来,身处漩涡中心,年幼的心心需要帮助,需要在呵护下接受正常的教育。

湖南少女服毒获救背后的保护之困:遭性侵与威胁,两男子被捕

心心不希望自己的学业中止在初二,她还想读书,参加中考。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

危险上学路

有“湖南屋脊”之称的壶瓶山,海拔最高处超过两千米。群山延绵,从省城长沙驱车八九个小时,抵达湖南湖北交界之处。

心心的家,便位于这群山之中。这里人烟稀少,房屋散落在山间各处。家门口常年因云雾而看不到山顶。

村支书张书记介绍,全村面积共7万多亩,只有1030余人。从村里通公路的地方到镇上开车要走1个多小时,每天仅有一趟班车往返于镇上。村里没有学校,孩子们上学只能去镇上,家人一般在镇上租房子陪读。

心心小学五年级前都借住在镇上亲戚家。五年级后,学校接受寄宿生,她开始每周一次往返学校和家里。周五下午回家,周日早上回学校。每次回家,她需要先坐1个多小时的乡村客运班车,下车后,坐上父亲特意来接她的三轮车,十几分钟才能到家。

2013年9月,心心上初一(七年级)。她记得,这年冬天,班车司机变成了金某某。张书记介绍说,金某某在镇上开有一家卖肥料和农药的店,自己又开班车,收入不错。心心父亲告诉澎湃新闻,金某某“五十来岁,看起来比我还老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