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落沙洲还是世外桃源?如今这样的“沙洲”,你们想回去看看吗?

2016-12-08 08:43
四大新闻-社会
 

依山傍水、风景秀美的山坳,与崇仁县桃源乡张坊村仅一河之隔,它不仅有一个浪漫的名字——沙洲(意即水中的小岛),还有一个令人向往的别号——小庐山。

失落沙洲还是世外桃源?如今这样的“沙洲”,你们想回去看看吗?

作为曾经赫赫有名的核工业七二一矿的分矿之一,它的位置很偏僻,规模也小,然而,就是这片弹丸之地,曾经生活着两千多名男女老幼,这里有工厂,有学校,有医院,还有电影院、食堂、开水房……生活设施一应俱全;曾经,工人们从井下开采出一车又一车珍贵的稀有元素——铀矿石,送到数十公里之外的水冶厂;曾经,每天有3趟开往总矿的客运班车,方便山区里的人们时不时到外面的世界转上个大半天,再提着大包小包回到自己的家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起,随着限产命令的下达以及“军转民”工作的全面启动,这里的人们陆续搬离,或回原籍,或到总矿所在地,或到外地谋求发展。就这样,这个家家房户冒炊烟的地方变得日益萧索,直到如今只剩最后两个“留守”的家庭——

“留守”沙洲的两位“岛主”

初冬,山区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慵懒,四周静悄悄的,微风并没有让路两旁疯长超过人头的芦苇及茅草摇摆。

远远地,便能见到沙洲成排的灰砖平房,间或有一两栋两三层高的红砖楼房。走到当年最繁华热闹的地段,发现那座堪称“沙洲地标”的工会俱乐部已完全没了踪影,电影院也只剩入口和出口的台阶以及部分外围了。正感慨时,一位老人上前搭腔:“单位下马了,好多房子都卖给对面的张坊乡政府了,老俵拆了砖去盖房呢!”

谢华(左)与史高真(右)

聊了才知道,这名老者名叫史高真,今年67岁,波阳人,据说下过13年井,后来在变电所工作了20多年,直到退休。退休后,他一直和老伴、大儿子儿媳住在沙洲,从未离开。这些年,他见证了沙洲的全部变化,也遇到过一批又一批回来探望故土,寻找当年工作、生活印迹的沙洲子弟。如今,他和家人在沙洲的生活颇为安逸,平时养点东西,种种菜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:“这里空气好,安静,挺好的!”

老史一家住在沙洲上皮沟的一栋三层楼,他说,下皮沟还有个养蜂人,人称“谢大个”,也是一个人住整栋楼。整个沙洲如今就剩他两家了,“人是少了点,但习惯了也没什么”。

“谢大个”真名叫谢华,今年77岁,江苏泗阳人,退休前一直从事后勤工作,先后管理过食堂、民品厂,在沙洲算得上一个挺知名的人物。2014年以前,他住在总矿所在地——古城西区,后来因接手矿友老翁、老王的蜂场而回到了沙洲。老谢的老伴多年前已去世,他平时除了养蜂,就是看看电视,每天很早就上床睡觉了,日子过得简简单单。儿子谢德俊在别的还在采矿的工区上班,下了班便会回沙洲陪老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