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侠文化的前世今生(二):集大成者金庸

2017-01-10 08:39
四大新闻-旅游
 

武侠文化的前世今生(二):集大成者金庸

集大成者金庸

传统与现代之际的武侠文化

(1930年代-1970年代)

1930年代以来,以还珠楼主、王度庐等人的武侠小说最为突出,他们都是以天津为活动中心的“北五家”成员,徐浩峰在《师父》里满含深情地致敬了这一历史时期。还珠楼主移情于幻想的江湖与“神怪社会”,将中国文化的浪漫一脉推进至读者目眩神迷的高度。王度庐将武术家修炼与现实化的言情与世故巧妙嫁接,影响了五六十年代在港台地区的金庸、梁羽生和古龙的创作,更在2000年通过李安导演的《卧虎藏龙》走上全世界,从而复苏了中国武侠电影,但是后继之人却又一路跑偏。北五派的创作大约到1951年便全部终止,从此武侠小说的重心便转移到港台地区。在现代文学史上,老舍的《断魂枪》和张恨水的《啼笑因缘》,从严肃文学和言情小说的角度,各自探索了武侠文化的维度。

武侠文化的前世今生(二):集大成者金庸

二十年间,还珠楼主以“蜀山”为核心,创作了近30 部武侠小说,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蜀山云体系,奠定其武侠小说历史地位的是“以天纵之才,魔幻之笔,海阔天空,随意所至,写出了奇中逞奇、险中见险的旷代巨著《蜀山剑侠传》”。钱理群等《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》称“还珠楼主的神怪武侠小说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上,它的文化内容也十分丰饶……(还珠楼主)全部武侠小说可说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现代综合阐释,也近于一个奇迹”。《蜀山》作为“武侠小说百科全书”,直接或者间接影响了后世小说和影视剧、游戏等全产业链生态。《蜀山》小说挖坑不止,还珠楼主在建国之后更是无力填平,徐克两版《蜀山》电影业仅仅是采撷其中小片段而已。

1954-55年,香港《大公报》旗下《新晚报》记者梁羽生和金庸彼此激荡,在一场澳门的武术比赛之际,开始《龙虎斗京华》和《书剑恩仇录》的连载。梁羽生是旧派武侠小说的终结,又是新式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。他的名字,便是尊崇前辈小说家白羽的意思。在王家卫导演的《花样年华》中,梁朝伟扮演的武侠小说家就是在向梁羽生和金庸致敬。超越雅俗的梁羽生、金庸和古龙一起,用他们的文字,不仅是武侠,更有对女性的动情刻画,慰藉了无数的中国人,武侠小说中的价值至今有用。新武侠小说最大的历史功绩,就是将儒和侠更为深度的结合。梁羽生和金庸都摈弃天马行空的神怪,笔下的人物都扎根于“历史大背景”下的冲突之中,包含着为侠者的义气和行走江湖的自觉。“在世界各地,凡有汉人的地方就有新派武侠小说,它已经成为了富有象征意义的中国文化文本,这可说是香港对于中国文化的一个独特贡献。”